读库1403

发布日期:2015-01-20 14:40

1403藏书票 赵梦姣 绘制


摘要

    托口水电站是湖南省在建水电站中规模最大、建期最长、移民最集中的一座。如今水电站已经建成蓄水,托口,这个因沅水流过而生的千年古镇,已永沉江底。从2009年起,旷惠民开始拍摄托口古镇的搬迁与消亡,用相机记录下古老生活方式的破碎、繁华河街集市的衰落、众多豪宅大院和宗祠庙宇的破败,以及那些即将消失的文化与习俗,追寻少年时代的记忆,留下了一批珍贵的影像。《托口遗梦》选登了其中六十幅图片。

    《稻米歌》是绿妖继《果蔬吟》之后的第二篇台湾现代农业考察笔记。因为粮食的特殊性,为保持粮价稳定,粮食采取特许经营制,粮商需进行登记并取得牌照。因此,相比于台湾的蔬果有多种销售渠道,稻米的销售渠道相对单一;同时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也加剧了稻农的困境。稻农在通往现代化的瓶颈中挣扎,在政策失灵之地,自行寻求新的出路。

    艾苓是姜淑梅老太太的女儿,也是老太太的写作老师。她在绥化学院上学毕业,然后又回来工作,《咱们学生》里讲了一些她接触的年轻学生的事。

    张永熙先生艺名张宝康,出生于民国十一年(1922年),师从赵少舫,跟随师父及诸多相声前辈行走全国各地鬻艺为生。《撂地卖艺》是由他口述,吕海云整理的。他说,拿笸箩收钱也有规矩,手心朝下,中指食指在内,三指在外,因为手心朝上就成了要饭了,我们凭本事吃饭,卖艺并不是乞讨。

    据张永熙先生口述,每到年节,相声艺人会给同行“搭桌”。即有些名气、买卖好的演员凑在一起义务演出,所得的钱拿去周济穷困或生病的同行,让他们也能过个好年。有同行没钱返乡,大家便搭桌为其凑盘缠。从清末到民国都是这规矩,不管是多大的角儿,搭桌的事一请就到。逢这个事,园子的老板也不要租金。

    时代的悲情、忧伤,个人生活的苦闷、彷徨,加上天性的刚猛、好强,共同锻造出独一无二的秋瑾。她好像横空出世,实则早有伏笔,其来有自。王鹤的《秋风秋雨》带我们再次回顾了这位鉴湖女侠。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古建筑最精华之遗存,可以扼要概括为北朝石窟与南朝陵墓,二者一北一南、遥相辉映。比之北方石窟遗存的浩浩荡荡,南方的六朝遗存却是稀若星凤。然而这些荒冢遗石,不论是神道石兽、石柱、石碑,或是地下墓室,皆有众多极富趣味的话题可供讨论,包括其在中国建筑史中的渊源与流变,乃至于同欧洲、西亚、印度古代建筑及雕刻之关联,不一而足,十分耐人寻味。王南在《六朝遗石》里详尽地做了这样的比较。

    日本对于英语这种外来语的抵制运动,开始于中国抗日战争爆发以后的1940年左右,当时英美等国对中国政府的支持,引起了日本国内“爱国组织”的反弹和憎恶。从这一时期开始,日本国内开始涌现出一种对外来文化,尤其是英美文化的排斥风潮。章骞在《“一扫米英之色!”》中列举了一些例子,希望让大家了解到战时日本社会上的些许意味。

    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不仅有无限的精彩,也有无休止的争议。足球裁判以同样的衣着和运动量毫无违和感地融入比赛,更有大把的机会可以上蹿一线成为故事的主人公。咏鹏在《边裁囧境》中跟我们说了说裁判到底会面临怎样的窘境。

    本期藏书票名为“告别山川”。

学生们的故事扑面而来
——艾 苓

    初冬时节,有个朋友病了。她来这个城市时间不长,作为本地人,我必须得慰问慰问。

    第二天是周六,我起早去花店,买了十支粉色百合,想给她惊喜。

    不料,她也起了大早,悄然出门。她在电话那头呵呵笑:“明天晚上我可能回来,你先替我照顾她们吧。”

    我把百合抱到家,打开外面的保护膜,花香氤氲。我怕室温高,那些花苞开得太快,把她们存放到稍凉的角落,也不敢给水。

    周日晚上,朋友临时有事,继续旅行,她在电话里说:“你拍照片发给我,花你就留下吧,心意我领了。”

    送人的百合,忽然变成送给自己的。遗憾过后,也有几分窃喜,好像天上掉下百合花,恰好砸到我了。

    我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发给朋友,接着拆除包装,找瓶盛水。这时候才发现,缺水时间太长,盛开的花朵有些打蔫,那些花苞就更蔫了。唉,是我疏忽了,没照顾好她们。

    第二天早上,那些美丽的孩子好像喝饱了水,打蔫的有了精神头,打苞的新开六朵,即便是个大花瓶,十支百合的花朵也相当拥挤。

    以后七八天,我每天换水,每天都有新开的花朵。哪里想过,萧瑟的初冬,家里竟有了一场热闹的花事。

    本想给朋友惊喜,享受这份惊喜的却是自己。

    想起我的学生们。

    只要他们问:“老师您有时间吗?我想找您谈谈。”我总说:“好,我们定个时间吧。”

    我也年轻过,苦闷过,无措过,也曾得到过老师的帮助。毕业二十几年后,我们几个同学约到一起,专门庆祝恩师和师母的结婚纪念日。记得老师特别感动,端起酒杯泪光闪闪,他说:“现在,功利的东西太多了,我们的师生关系是零功利!”

    我常常也是功利的,但喜欢师生关系的零功利。

    第一个找我倾诉的是个瘦弱的女生,那时我刚上两周课,还是菜鸟。她的同学刚刚离开教室,她的眼泪就一双一对滚落,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有位高个子女生一旁陪着,不时递给她纸巾。

    等她悲伤过去,我问:“出了什么事?”

    原来,两个人都参加了校报记者考试,面试的时候,高个子女生胜出,她被淘汰。

    我想笑,但不能笑,在我是小事一桩,在她却是天大的事情。我问:“你分析过原因吗?”

    “分析了,可能我太实在了。学长问我:以前写过新闻稿吗?我说没有。他问:经常看新闻吗?我说不怎么看。”

    “实话实说,没错。”

    “可是老师,我失败了。”她的眼泪又下来了,“我以为上了大学就可以做喜欢的事了,还是失败了。”

    我说:“这只是暂时的结果,校报记者团可以随时进人,你得更努力才行。不是校报记者,你也可以采访校内新闻。写完新闻稿,你可以拿给我看,也可以拿给学长看。只要你努力,他们会看到你的。”

    “真的吗?”

    “真的。”

    她破涕为笑。

    我问:“你这么想做记者,为什么不看新闻呢?”

    “以前忙着考试,现在想看电视也不方便。”

    “图书馆有专门的报刊阅览室,你可以到那儿看。你也可以上网浏览新闻网站,看看人家怎么报道新闻。”

    我帮她看过一次新闻稿,提了具体修改建议。

    大概一个月后,她告诉我,当上校报记者了。再后来跟我约稿,说她已经是校报编辑。

    毕业前夕,她参加公务员考试,笔试和面试结果先后公布,国考和省考她都赢了。有的学生困惑,不知道饭碗在哪里;她的困惑是:到底要放弃哪个单位?没等她做出抉择,省考单位替她做了决定,人家录用了她。

    答疑解惑后,有时也得开夜车,那是我自己的事,谁让咱是老师呢?


    回到母校教书快十年了,备课上课,恶补学历,晋升职称。等这些事忙得差不多了,想写点东西,学生们的故事扑面而来,那是我无意中积累的财富。

    有些事,可以不问功利,先去做好了。我的朋友林超然说过:“任何事情都是做给自己的,或者说,首先是做给你自己的。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