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0700

发布日期:2008-11-14 17:45



摘要

关于2006年的记忆碎片,关于《读库》的记忆碎片。


2006年,有八个小宝贝降临到这个世界上。


他们的爸爸妈妈,记录了他们的诞生和成长。


因为种种因缘,他们的爸爸妈妈,也目睹了一本书的诞生和成长。


《读库》前期日记是我2006年秋天写的日记,从产生做《读库》的念头起,截至《读库0600》印出来。基本是一些流水账 ,隐去一些具体的名谓,印在这里充字数。如果把《读库》视为一个孩子的话,按照前面那些爸爸妈妈们的说法,这些文字算是产房日记吧。


我一直不接受《读库》是我一个人做的这种说法。且不说美编、审校 、出版、发行诸环节,根本不可能由我一人胜任,而是由专门的机构或专业人士来完成,单说组稿、编辑过程,就有许多人在为这本书出谋划策,提供线索,忙前跑后。


这是我最大的骄傲:《读库》所拥有的智囊,其阵容豪华到令许多泱泱人众的杂志社、出版社相形见绌。


这些人中,有可尊敬的师长,有享盛誉的名流,有生活中一日不见不欢亲若兄弟的相好,有相隔千里素未谋面的君子之交。收入“相关人等 ”这一部分的文章,写的便是这些人。


这些文字,有的是当初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的“印象”专栏所写,有的直接就是写在自己博客上的戏谑文字,一股脑收到这里来,只是因为写到的人,与《读库》有着各种各样的渊源。写作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收到一起,所以体例不一,风格迥异,加之以偏概全,潦草下笔,请写到的人和读到的人多多担待。


有许多同样为《读库》耗费心血的朋友,没有被我写进来,这是他们的大幸。


所谓“我要做一套书”,不是一句斗志昂扬的空话,不是一个目标远大的计划,而是要着落在最具体的活计上,一本一本被鼓捣出来的书上。归根到底,《读库》是一篇文章一篇文章组来的,一个字一个字编出来的。


产生做《读库》的想法初始,我其实是很自信的,觉得自己做了十几年的编辑,无论是业务能力、工作经验,还是作者资源、业界人脉,都不成问题。现在想起来,这种狂妄只是因为自己没有认真具体地干过。如今,我知道自己有多少不足了。


在战斗中成长。很感谢这套书,让我自己这一年来有了很大变化和很多进步。


这一年中,关于具体的编辑业务,有了许多心得体会。在这里整理出来,与各位同仁分享。可喜的是,拜《读 库》所赐,原来只是一些很玄虚的理论,在我的心目中具体起来;原来许多根本没有意识到细微精密之处,这一年来有了越来越多的体会。


“熨斗”,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一个概念,与“板砖”相对,指那些让人熨贴的语言和文字。


人是需要熨斗来安慰自己的,朋友之所以能成为朋友,就是因为那个相互甩熨斗的气场;一个人能够充满信心,也需要熨斗的鼓励和提神。


让人欣慰的是,《读库》一年来,遭受过一些板砖,但更接到了许多熨斗。它们满足的,不仅仅是我的虚荣心。


这里选的一些熨斗,有的太过温暖,连我自己读起来脸都有些发烧,那就脸皮厚些吧。


需要说明的是,一年来,众多媒体对《读库》进行了报道,其中大多属于熨斗系列。这里约略摘录几篇,还有几篇是《读库》的读者发到我的邮箱里的。我的邮箱迄今已收到了五千余封读者来信,无论是只言片语,还是长篇大论,都是我把事情做下去的信心和动力的源泉。



追叙

当初设计《读库0700》时,只把它当成与读者之间的内部交流的游戏之作,宛如一个大家庭,年底大了,就老婆孩子热炕头地随便聊聊,所以做得也很随意,甚至都没有排出目录来。这样既使正文的出现显得很突兀 ,也给大家的阅读带来不便。特此向大家致歉。


本期藏书票的作者是我的太太,这也算是我们为自己开的一个小后门吧。


袁越用一个晚上在被窝里读完了《读库0700》,然后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


虽然里面大都是以老六为首的几头老男人的絮叨,虽然大部分文章我以前都看过,但我合上书后,突然感到浑身发烫,熄灯后很久都没有睡着。


这本《0700》让我更加清楚地看到了这本书的价值所在 :


第一,《读库》干货居多。老六拒绝刊登学术文章,拒绝刊登随笔,这两条都深得我心。学术文章和随笔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就是强迫或者诱导读者去同意作者的观点,而不是启发读者用自己的大脑来思考。所以这两种文风我坚决反对。


第二,《读库》拒绝刊登名家文章,只选“用百度Google不出来的人”,这一条我虽然觉得不必拘泥,但也非常理解老六的苦衷。一个人再牛比,也不会有无限多的思想值得大家天天去阅读。相反,民间散落了很多好玩的人,他们应该有地方发出自己的声音 。


第三,《读库》拒绝采用花哨的装帧,拒绝采用无关痛痒的插图,这两条值得很多杂志的美编学习。


第四,《读库》不考虑迎合大众,而是找准了一小撮读者,往死里揉搓他们的G点。这个理念更是值得很多杂志的主编们学习。


第五,《读库》只刊登中等长度的文章,这也正是被当下出版界忽略的一块风水宝地。虽然我本人语言不够精练,喜欢写长文,但是我确实觉得很多事情是不能用三言两语来打发的。


第六,《读库》这本书给所有的中年男人,不,给所有的人提供了一个范例:辛苦一点,过一个有理想的人生,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袁越说:“《读库0700》里有两篇读者来信,居然提到了那篇《伍德斯托克》,我读完之后,幸福得直哼哼。一个叫史济为的读者说:袁越对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从一个近乎项目经理的角度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描绘,让我感觉到,他就在那里,俺也在那里。另一个叫马伦的读者说:每当我面对书架,就会记起,许多个月前收到《读库0600》的那个晚上,因为袁越的一篇伍德斯托克,我激动得一夜睡不着觉,第二天黑着眼圈去上班但是仍难掩饰亢奋。做为一个作者,没有比这样的读者来信更像伟哥了。同样,我也想对老六说,做为一个《读库》的读者,这本书也曾经让我彻夜难眠。”


恩哼,俺顿时也像吃了伟哥。但过了没两天,接到苏葵同学从济南打来的电话,一边抽泣一边对我说,看了0700,读着关于《读库》诞生一年来俺知道的以及不知道的种种琐事,俺的鼻子越来越酸,眼泪不争气地使劲儿往外窜,用了郭芙蓉的忍泪气功都没忍住……特别看到“拮据”那一段,对不起老六,呜呜呜……


呜呼。不是这样的。俺的日子过得还是很可以的,至少,在享受每一天。


随《读库0700》寄给大家的,还有一个小礼物,是一张明信片,这面是06系列《读库》的全家福,摄影师当然是阿浑(周庭安)。


按照我的本意,只是想印制一批小卡片送给大家,大概就是这张图片的样子。但那天与林一苇先生聊天,他说起美国流行的个人邮品,自己可以出品个性化的明信片甚至邮票。我怦然心动。为什么不试一下呢?


林先生说 ,国内邮政系统也有这项业务,但起印量都很高,像个性化明信片,至少要订制一万枚,他们才承接。


我哪里用得了那么多。我便有些灰心,还是印一些自己的卡片得了。但那天路过邮局,我灵机一动,与其展开接触,最终谈下来,不用印那么多。


不过您这算是广告明信片,要收广告费,所以我们收的制作费要比流通的售价还要高。他们说。


高就高吧。


然后就是一系列的审批手续。


在这期间,我约张守义先生为《读库0701》绘制的藏书票也已经收到。老先生为了让我多个挑选余地,竟给了三幅 。实在不忍心只用一幅,便想到,能否将其中一幅小猪的图案用在这张明信片上?


与张先生商议。他予以恩准,并说,十二年前的猪年,有奖明信片上的猪年邮票就是他设计的。


找到邮局。他们居然说,你挑选的位置按照规定不能放图案。如果算广告位的话,也只能放文字。


这时我的驴脾气发作起来,又是一番说服工作。


那您得给我们提供画家的授权。拿到他的授权书,我们才能印。现在要求做事很规矩,所以很麻烦的。


又是一番跑动,又是一系列的审批手续。


终于出来了。正如大家看到的这一面,成为了正规的邮品。有邮票,它属于正规的邮品,可以直接寄送;还有抽奖号,但愿能有读者中奖;当然,还有张守义先生绘制的这头小猪。他老人家说,金猪虽昂贵,无价是图书。


2008年来临之际,邮局的人又打来电话,问今年还做不做明信片了。我说,不做了。内心却得意地笑,哼哼,我们有了更拿得出手的东西 ,那两册Notebook


现在想起来,却有些后悔,还是应该做一张的。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