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0805

发布日期:2009-05-07 13:21




0805藏书票  芒果  绘制


摘要

《歌者夜行》是关于民谣歌手周云蓬的中篇人物传记,是几个月的采访,以及贺延光老师几次跟踪拍摄的成果。记得我的一个师兄曾经拍过一个关于盲人的纪录片,片首字幕是,这部片子献给他们,可惜他们看不到。当我编辑这篇稿件时,并没有产生过这么酸楚的念头,因为我几乎感觉不到周云蓬是一个盲人。他走过的地方比我们还多,他演唱,写作,还担任过书的主编。绿妖同学写的这篇文章的最后是:傍晚到他在清华的住处,走过一条走廊,两边的小屋子都亮着灯光,只有他那一间黑着灯,他就坐在这黑暗中,处理着现实的喧哗和想像中的壮丽。


文后所附,是周云蓬创作的诗和文,其中有长春出版社在19941月出版的《地平线的呼唤——中国当代残疾人诗文选》,书中收入的第一个作者就是署名“凡天”的周云蓬。他在“作者的话”说:自认为人生不会因为拥有一双眼睛而变得绚烂,因此也不会因为失去一双眼睛而漆黑一团。


我搜集到这些素材后,听到的一句话是,《读库》会因为转载这些诗歌和文章付给周云蓬稿费,这是周云蓬靠写字拿到的第一笔钱。


曾经主演电影《五朵金花》和《阿诗玛》的杨丽坤,一度是全中国最著名,也最美丽的女演员,而她的晚年,只能用“不忍目睹”来形容。


崔永元老师率领的《电影传奇》剧组,采访了若干年,上千人,而播出的节目只是他们所掌握材料的冰山一角。从本辑《读库》开始,我们将根据《电影传奇》提供的素材,开始系列整理中国电影百年中的人与事。


《再访河流》一文,是何伟再次回到涪陵后的所见所闻。他曾经在这里担任过几年的英语教师,并写出《江城》一书。他说:“我一向觉得中国有太多不负责任的新闻报导,很多文章写出来是不准备让那里面谈到的人去读的。可我现在正是一个为外国读者写作的外国人——我在涪陵的生活已经结束。我相信善于思考的居民,好比我的学生,能够理解为什么我会写这些。”


“科学松鼠会”是2008年冉冉升起的新组织,按照官方媒体的说法是,“科学松鼠会”人气蹿红博客科普受关注。


官方报道是这样的:


经我国科普界、科技新闻界、科技教育界等领域的众多专家评选,松鼠会入选08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候选名单。


博客是近年来兴起的新的网络传播方式和平台,依据这一平台,科普博客也开始崭露头角并受到关注。今年以来,一个基于科学写作而成立的团体——科学松鼠会,以博客讲故事的方式,辅助实体活动,传播科学知识,迅速得到网民认同,经过半年多的发展,入会“松鼠”近百人。目前日访问量已达到2万次左右,总访问次数超过200万,RSS订阅用户超过4万。


科学松鼠会把科学当作是一枚枚美味但难啃的坚果,把自己比作是一只只敲开果子的“松鼠”,要通过最轻松幽默的方式传递科学的真谛。科学松鼠会作者力求以简单浅显和生动的文字向大众介绍科学知识,坚持以客观中立的角度阐述科学事实,满足大众了解科学知识的需求。他们平易生动又不失专业精神的科普作品,使得其博客广受欢迎。2008年底,一家德国主流媒体举办的国际博客大赛将科学松鼠会评选为“全球最佳博客”和“中文最佳博客”。


《读库》早就想做松鼠会的妙文精选,奈何我们的出版周期太长,当这组稿件付梓时,他们的新书《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也已经出版了。


继《故宫》之后,中央电视台又投拍了大型电视纪录片《敦煌》,依然由周兵老师挂帅。承蒙《敦煌》剧组抬爱,将全片文稿及精彩插图授权《读库》提前刊发。该片在央视的播出时间大约为2009年二月份。


本辑藏书票由芒果同学绘制。



附录一

20085月份,我到央视纪录片导演周兵处串门,得知继《故宫》之后,他又在鼓捣一部大型纪录片《敦煌》。我当即色心大动,问他可否让我将《敦煌》的文稿刊发在《读库》上。周兵当即答应下来。


周老师的办公室豪华又简陋。所谓简陋,是指其夏凉冬更冷;说其豪华,是因为它是在故宫太和殿的某处侧殿里办公。一走进去,心境便沁凉无比。这样静幽的地方,是不允许我们有太热情的情绪的,于是他带我从大殿里走出来,去他们的资料室看看。


《敦煌》剧组的资料室与故宫不远。在那里,我见到了他们拍摄的种种素材,搜集的诸多材料,以及从法国、英国购买的原始档案、文件。此时,该纪录片还在专家细致入微的审阅之中,尚未定稿。但在我含情脉脉的目光注视下,周兵已乖乖让资料室的人员将所有的素材都刻成光盘交给了我。从那之后,每隔几天,我便会接到《敦煌》剧组的电子邮件,里面是又遭修改的最新版本的文稿,数不胜数,我也不知道它们先后被修改了多少遍。就连周兵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这是最后的定稿了,我也嗤之以鼻,不愿相信。


从春天过渡到秋天,终于得知《敦煌》将在2009年春节前播出。这时我才将周兵老师传给我的第几十版的所谓“定稿”拿出来编辑。编辑过程中感慨万千——该文发排在《读库0805》中,特约审校丁扬老师某天早晨看罢后给我发短信:《敦煌》看得我老泪纵横。


尽管到此时我还没看过纪录片,但估计这十集巨制肯定是以眩目的声像乃至电脑特技为亮点,而《敦煌》文稿的编辑,我则努力追求一种返璞归真的效果,将最质朴的原始素材保留下来,呈现出来。后来在搜集图片的过程中,我也刻意坚持了这一原则。所以,《读库》版的《敦煌》与将来电视台播出的《敦煌》,或许是两种不太一样的味道。


《读库0805》付印时,我见到周兵老师,得知纪录片《敦煌》的播出时间又被推迟,在按上级领导的意见进行修改,可能要到2009年春天才能播出。这时,我的心情反倒平静下来。《敦煌》太丰厚,远远不是一部电视纪录片、一组一百页左右的文章所能涵盖的。无论是哪种风格,什么味道,也不管是哪个版本,最初的草稿与最后的定稿——即使我们有再好的条件,再多的时间,也永远不存在最后的定稿——都不足以道出《敦煌》之万一。但至少有一点可以安慰自己的是,我们做了,并且是怀着诚意与敬意的做了。就像周兵老师附在《读库0805》中的创作手记的名字:《敦煌在路上》。


有了这种心理状态,就不要因为某个题目太过庞大,而让自己有理由止步不前了。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