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1305

发布日期:2013-11-11 23:02



1305藏书票 芒果 绘制

摘要

“电影眼”是苏联电影人狄加·维尔托夫命名他自己的一部电影以及他视为生命的电影理论,也是张同道珍爱的一个词汇。2011年,他得以观摩《冯玉祥北伐工作记》、《十九路军抗日战史》、《革命军战史》等一批老作品,老胶片虽然没有声音,但其专业影像和美学力度给予他的震撼超过预期。它也撕裂了当下电影史中关于中国早期纪录片的简单乃至简陋的描述,遗漏、遗忘、失误甚至以讹传讹。随后,张同道有机会做了“电影眼看中国”系列片,来梳理中国早期纪录电影。


1975年8月,两名北京邮递员投递的一封来自美国的寻亲家书,让身在海外的父亲知道了大陆亲人的消息,九年后儿子辗转看到家书,却已无人能接收回信了。张丁在《家书》里记述了这段往事。


有大约四年时间,摄影记者李前进出入北京、太原、西安、东莞、郑州、焦作、运城和黎城等地的桑拿浴场所,将镜头对准与桑拿浴有关的每一个象征性角落。他说,这个空间是摸不透的,是不肯向外面透露的,他想观察这个社会空间留下的痕迹,包括空间与人的暧昧关系。完成这一主题摄影后,李前进又恢复了自己简朴的生活,他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中央美院的进修上。在这一年里,他再没有洗过一次桑拿。


2008年,王天兵和芦苇的讲座对话录《电影编剧的秘密》在《读库0804》刊发;2009年,《电影编剧的秘密(续)》又在《读库0901》发表。2013年61819日,两人在西安电影制片厂芦苇的家里又进行了两次谈话,经王天兵整理成文,并由芦苇增补校订,最后由王天兵定稿。这次谈话,补充了前几次谈话及近年来访谈的不足,就芦苇的职业生涯、对电影的理解,以及他个人的成长等等,进行了一次系统性的回顾。


徐辰在《〈异形〉的诞生》里详细讲述了《异形》这部电影的诞生过程,包括故事的产生,剧本的写作,电影的制作,角色的确定,造型的设计,布景道具的搭建等等。最终《异形》成长为了一个文化符号。


1979年春季,福斯公司举行《异形》试映会。这次试映吸引了很多年轻观众,制片厂只是告诉他们:本次将播映一部新的科幻片。离剧终还有一个半小时时,影院里已是一片喧嚣。放映厅后墙的幕布旁聚集了五十几号人,他们正饶有兴致地从幕布夹缝中偷窥里面的情况,有几位甚至掀起幕布把脑袋探进去要看个究竟。没等斯科特进去,影院里就跑出来两个观众,他们一把推开导演直奔休息区而去,嘴里喃喃道:“噢,上帝啊!”面色苍白的影院经理找到斯科特,对他说:“女厕所现在乱成一锅粥了,四十位女士挤在那里面,她们吐得满地都是!”


事实是,在抱脸寄生体出现的一刹那,影院里便开了锅。事后有传言说一些观众在逃离影院时摔断了胳膊,人们为了争抢后排座位而大打出手;莱德夫人被吓得够呛,把自己关在家里一天半不敢出门,而一位影院领座员在看到艾许被打断脖子的镜头后向着休息室飞奔,结果摔了个嘴啃泥。有些前排观众换到了靠后的座位,但场内也有兴奋的年轻人趁机抢占空出来的前排位置,为的是要看清异形的全貌。


福斯公司却感到有些紧张,他们确实想要一部能够吓到观众的恐怖片,但没想过要吓得他们屁滚尿流。宣传海报上,异形蛋的上方是影片片名,下方则是那句著名的宣传语:“在太空,没人听得见你的尖叫。”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