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身处丰饶之中,却逐渐饥饿至死

发布日期:2017-01-01 00:00

读库刚刚推出的一本小书《卓越未来》,副标题是“关于超人类主义与技术奇点的小道消息大百科”,是一本普及版的未来学读物,其中最关键的字眼是“超人类主义”。


纳米技术、生物技术、神经科学以及人工智能等领域的科技突破,书中有一个专用的名词叫NBIC(纳米—生物—信息—认知),这几项技术已经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成为现实或逐渐得以实现:通过克服衰老、认知障碍、意外的病痛,以及对行星地球的物理依赖,能够发掘人类无限的潜力,这些技术终将为人类带来永生。可以预见的未来是——


奇点:创造出超越生物人脑的机械智能。


机器人学获得重大突破,终结经济稀缺性,将人类从无聊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


有能力复制人类个体思想,并将其植入固态介质或者虚拟环境中。


大幅提升的体力、性快感,以及有意识的人体变异。


通过越来越快、越来越强大的技术,不断提升人际互联,从各方面提升人类能力。并在此基础上,实现更富创意且多产的集体意识。


实现个体对精神与情感状态的控制,从而让官能与精神快感都得以增强。


我最感震撼的是这一条:“终结经济稀缺性,将人类从无聊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


经济稀缺性被终结,现在的商业文明、人们的生活动力和乐趣,可能要被完全重写。


创刊于1956年的《新科学家》周刊,在走过六十年岁月之际,展望未来六十年,它预测届时“资本主义可能完全消失”。其大意是,未来的任何东西,不管是泡面还是珍宝,在人类可以控制到分子级别的科技技术下,都可以很方便地制造出来,所以那时候就没有任何稀缺的东西了。作为一个个人,可能他的需求暂时得不到满足,但是对于整个人类来说,将拥有无穷无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物质财富。在那个状态下,人类的社会结构、商业法则都要发生变化。


《新科学家》杂志总结说,那时你工作不是为了钱,你工作的公司将是一个非营利组织。你的“财富”衡量标准是你的社交资本:你作为这个种群之中一个合作成员所拥有的声誉。


六十年,那是至少我们的孩子都会经历的时代,他们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这样的未来呢?


其实这个时代已经在逐渐逼近,只是我们还不自知:你的肉体和物质欲望越来越容易满足,精神和情感世界如何安放?


“你知道我的副手杰瑞·柯考夫吗?就是那个拥有一屋子真正的书、却付不起运费所以无法迁离地球的人。”


这是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与拉玛相会》中一句稍带揶揄的对白,时间是二十二世纪,人类已移民月球、火星、水星、木卫三、土卫六和海卫一。在人类迈出地球摇篮,奔向最后的边疆——宇宙时,读书似乎成为一种负担。


但是,我相信到了那个时代,所谓的Liberal education,人文教育、博雅教育、通才教育、素质教育等等,才正是人所以异于机器的最大特征。


我们的孩子,在未来会干什么?当科技高度发达、财富极大丰富时,精力的分配与智力的开发就显得更加重要,阅读和人文教育会更加凸显其可贵。


《为人文教育辩护》一书中有句话:所谓人文教育,根本就是让思想自由地驰骋,自由地放牧,即学会用批判的眼光来阅读、分析数据、陈述自己的想法。


它教会你怎么思考,在现有的想法里去芜存菁,提供秩序和清晰的表达。它教会你获取知识的能力,学会如何精读一篇文章,搜寻新的信息源,让数据来说明或者反对一项假设,觉察作者的先入为主之见。学会怎么问问题,展示对立面的观点。


更重要的是,通过人文教育可以了解到学习本身就是一种快乐,一种智力的探索。本质上说,人文教育是一种全人教育。


遗憾的是,在我们这个时代,在我们的身边,我们的孩子(包括我们自己),真正享受学习、享受工作、享受写作、享受阅读的时候很少。大家好像从小就被绑上了一辆不得不乘坐、不得不买票、驰向指定终点的车,接受它的安排,所作所为多来自外部驱动,而不是内在的驱动力。


稀缺性带来的最大痛苦是紧张感,大家想办法多挣、多占财富与资源。这种紧张感伴随了我们以及我们的父辈、祖辈终生时光。在未来,我们下一代的紧张感、焦虑度肯定会降低。在一个稀缺性得以解决的年代,好奇心、想象力和完成度显得更为重要,可我们的思考、批判、颠覆、创造能力是在增强,还是退化?


当社会财富极大丰富时,一个人可以温饱无忧,享受社会保障,被白白胖胖地养一辈子,但他可能连份工作都很难找到,因为他所能做的事情,机器人全部可以取而代之。所谓阶层固化、意识固化,最可怕的就是这一点。


“他们身处丰饶之中,却逐渐饥饿至死。”这是《2001:太空漫游》第一章中的一句话,描绘的是洪荒时代,人类心智未开时的困境。未来,当稀缺性不再稀缺时,我们是不是同样会“身处丰饶之中,却逐渐饥饿致死”?被机器养一辈子,被大数据驱使一生?


不会的,同样是阿瑟·克拉克,他说过:


所有银河系里,最可贵的无非是“心智”。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