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最重要的功能,我们没有用好

发布日期:2017-05-04 00:00

这几天江南行,春风拂面,春雨绵绵,春雾非霾,一路见了许多人,更加感受到手机依赖症的横扫天下威力无边。


高铁上,邻座的兄弟不停刷屏,等他到站时收回手机,不知是视觉暂留,还是心理作用,我感觉他的手指还在眼前横拉下划。活动现场,许多同学不时拿出手机,或拍照或浏览,任由我在上面兀自怀疑人生,感觉自己就像是不能hold住课堂、众多学生都开小差的无趣老师。在杭州时,晚上去看了一场电影,影厅里许多观众,都是边刷手机边瞟一眼银幕,屏幕闪闪烁烁,小手上下翻飞,观影已经没有读屏重要。


当然,我自己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一些所谓的碎片时间,都是由手机打发。拜访一些老师,如果不是考虑到失礼,可能也要隔一会儿就得打开手机。


记得在2000年,北京有公司做了一次实验,挑选几个人,看他们完全依赖网络能不能在规定的几天时间里生活下来。而到了2016年,北京又有家公司做实验,看他们选中的几个人在规定的几天时间里,能否克制住自己不上网。


唉,这世界变化快。


相信大部分人对自己的手机上瘾症,都是试图摆脱又无可奈何的绝望态度。那么,有没有可能适当调整一下呢?


不得不开始思考人生。



春节前后,我们请像居里夫人一样高效、像灭绝师太一样高能的冯大辉老师,为读库小伙伴分享了“时间管理”这一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的话题。大辉老师提到,如今我们手机用得最多的微信、微博,它们的重要功能是:异步性。


没错,如果对方是打来的电话,你要不接,就会错过或再打回去。你必须与对方同时面对、同步处理他所提出的问题。但短信、email、微信、微博以及其他各种形式的在线留言,即使过一会儿再看、再回复、再处理,那些东西丢不了也跑不了,更不会过期失效。这种可以有时间差的信息,就是“异步性”。


听到这里,我忽有所悟:手机上瘾的思维误区,难道不就是把本来可以异步处理的信息,恨不能、巴不得让自己同步反应?


总有人哀叹在现在的技术进步下,手机让人无所遁形,其实人家已经发明出新的通讯软件,可以让你无需那么急火火地随叫随到、有求马上应。问题是我们自己,总甘于被抓现行,双手稍微有一点儿空窗期,心里就没着没落的,总怕耽搁了什么急事儿,错过了什么好事儿。


其实要真有事儿,对方早就打电话过来了。


看到了吧:手机和网络没有那么嗖嗖贱,只是我们的小胖手,怎么就那么贱嗖嗖呢?


记得发生过一则社会新闻。一人探险迷路,所幸有手机信号,就打了电话求援。然后,这哥们儿就开始不甘寂寞地习惯性刷屏。等救援人员赶来时,手机堪堪没电了……真像一则深刻的寓言。



说到这里,请允许我阐述下自己总结的舒缓手机依赖症的六大要点。当然,只能说“舒缓”,“克服”、“战胜”是完全不可能的,“根治”?更是想也别想。


一、有意识地调整一下自己的刷屏节奏。当又一次下意识地抓起手机时,就试着延迟一段时间再打开。逐渐把看手机的频次尽量降低,时间间隔尽量拉长。


二、不再以为那些碎片时间真的是“反正除了看手机也没什么好做的”。完全可以闭目深思,养精蓄锐啊,一旦完整而大块的时间来临,就可以精神抖擞、成竹在胸地投入战斗,而非事先已经被手机搞得五迷三道,心不在焉。


三、要相信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靠手机刷屏获得的信息,都比眼前正在发生的、即使是很无聊的事情,也要没价值得多,那怕是张老六一场自恋又记仇的演讲。


四、当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依然忍不住时时翻看手机(并且也明知道不会有什么重要信息),就得检讨自己真正的无能不是不能胜任工作,而是无法克制对手机的依赖。有必要的话,做一下专注力方面的思维训练和行为矫正。否则,你将越来越低效、拖拉、敷衍、自我嫌弃。


五、正在求学阶段的学生,一定要忍住,上课不要看手机。别说什么“你讲课不好听,就别怪别人不爱听”。蠢啊,没有分清“同步性”和“异步性”的分属。这只是此时年轻的你觉得课不好听而已,等过了这个点儿,那时的你想听,却没有了。


六、说一件儿并非骇人听闻的科学道理:在黑暗中看手机的时间尽量不要超过半小时。屏幕蓝光影响的两种体内物质,与抑郁症有相当关联。临睡前躺在床上,如果一定要看很长时间,宁可在开灯状态下看。对孩子来说尤需注意。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