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的一种可能

发布日期:2014-11-24 00:00

2014年10月15日,我发了一条微博,配有几张图片,是读库团队为即将展开销售的《日课》系列备货的情景。一车车印好的书从印刷厂运到库房,一箱箱堆积在高大的货架上,很具规模。


这条微博被佳能(中国)副总裁韦海恩看到,他说,有了数码印刷,读库就不需要这么大的库房了。他的这番话,通过佳能的工作人员传递到我耳中。当时,读库与佳能的一次品牌合作计划正在接触洽谈中。一个月后,11月15日,上海全印展现场,我和韦海恩先生共同参加了合作发布仪式,主题就是“按需印刷”。


这次合作之所以顺利实现,是因为佳能提出的方案恰好切中了我一直以来的困惑。


现代出版业在印制环节,属于大批量、大机器的工业生产,必须要达到一定数量才可以开机。用当下流行的字眼,出版可以视作提前预支的众筹,或是需要对人数做出预判的团购。相较于国外和港台地区,大陆图书的定价低,物理成本占据的比重很大,导致必须要达到较高的起印数才可以付梓,不管是初版或是加印。


我的困惑——可能也是读者和出版业面临的问题,就在于这里:再冷门的图书,也有人要看;再畅销的图书,也有绝版的时候,如何满足这两类读者的阅读需求?


数码印刷的核心是:一本起印,按需印刷。


据我观察,这样的口号好几年前就已经出现,也有读者用现在的排版软件和打印、复印设备自己来制作个位数的读物,许多城市的街道上,数码快印店也比比皆是。我不是印刷方面的行家,不具备产业全局眼光,不做横向对比,单就我看到的佳能Océ ColorStream 3500设备而言,其体量和技术远远超出我们惯常的想象,这是一套有十八米长的庞大设备,一头是卷筒纸,一头出来的就是书。它可以实现四色印刷,最多可支持六色,画面精度达到1200dpi,打印速度为每分钟七十五米。据佳能工程师提供的数据,类似《读库》的规格和厚度,可以每小时生产二百到三百册。


一本起印,制作一本与传统图书相差无几的数码印刷书籍(当然该技术目前还未臻成熟,色彩的还原,对材质、规格的宽容度,材料的可选择余地以及更丰富的装订技术尚在完善中),其造价不比批量印刷出来的图书定价高出太多。我这个外行如此总结数码印刷:它实现了小批量、个性化产品的工业化生产。


佳能为全印展现场的一百位上海读者,制作了专属每个人的《读库1405》,即在每本书的扉页印上每位读者自己选好的图片(黑白或彩色均可,摄影或美术作品均可),以及这位读者的姓名。接下来,我们还将为数千位读者制作这样的“个人专属版”。


印幅图片和藏书人的名字,当然只是个小游戏,但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其体现出来的变量打印的优势:每一本书都可以依据读者的个性化需求来订制,都是独一无二的。


不妨展开一下想象:


新学期开始了,班主任向同学们发课本,每一位学生领到的是印有他名字的专属教材。


新一刷次《红楼梦》起印前,读者可以自己设计封面上传,然后拿到只属于自己的《红楼梦》。


红学爱好者对《红楼梦》做出各自的批注,可以印出各种批注版本的《红楼梦》。


一本起印的特点,也可以让我们展开想象:


一场婚礼几天过后,嘉宾可以得到一本关于婚礼现场的精美纪念图册作为回忆。


子女为老人祝寿,可以制作专属家庭成员的家族图书或老人的个人文集。


父母为孩子创作故事,绘制插图,再制作成图书给宝宝看,或记录宝贝的成长,与其他长辈亲友分享。


比这种个性化需求更重要的是,学术专著可以随时印制,不用再担心达不到起印数,即使那些全世界只有几个人能看懂的前沿学科。


普通读者可以下载已经绝版、属于公共版权的图书的PDF文件,如果不满足于阅读其电子版本,便可以为自己印制一册纸质实体书。


是的,绝版图书可以随时印制。这可能带来的产业生态变化是,未来的出版社或网店,只有少量长销、畅销图书有现货供应,其他大部分品种以即时印制、即时配送的方式进行销售。库存压力越来越小,可提供的品种却越来越多。这既可降低出版机构的滞销损耗,又可解决读者买不到绝版图书的难题。


我们的想象再狂野一些:未来每个家庭的书房和书架,每个人手里捧读的书,会是什么情形?比个性化更重要的是,可以打破批量生产的桎梏,跨越时间和空间。全社会的阅读环境便会异彩纷呈,具有极大的广度和宽度。


张首晟先生为吴军新书《文明之光》所写的序言中说,文明的主线是能量与信息,能量与信息的密度决定了文明的高度。


依照张首晟先生的说法,按需印制是否打开了信息流动的新渠道,就像电子图书的出现一样?


全印展期间,我看到一篇文章憧憬将人、设备与产品生产、物流配送实时联通的“工业4.0”时代。按需印刷的出版模式,是否属于“工业4.0”的题中之义?也许不久我们就可以得到答案。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