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标准答案

发布日期:2014-06-12 00:00

商业行为之没有标准答案,比出版业尤甚。


在上海,和一位朋友探讨人生。他不做出版,与我并非同行,但我们的本质是一样的:把自己鼓捣出来的东西卖出去。


这就牵扯到营销。他说了许多手段,让我颇受教益,但对一些招数,我也犯嘀咕。比如当下火热的自建平台,用微博、微信来做营销推广。他历数的一些案例,我眼界大开之余,对他老实说,其实俺内心是困惑的,经常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至少知道自己不该怎么做,或者,不该像他们这样去做。比如,我们不搞那种“关注我吧,有奖品哦”,或“转发抽奖”。我们送东西的宗旨是,送得起就送,送不起就不送,不要折腾大家,让别人来做出若干动作来配合你,才往外送。

 

他让我列举这样做的理由。我总结出三条:一、靠这样拉来的用户或粉丝没有意义;二、那种转发抽奖会打扰到别人,我就深受其苦,因为我们的ID是“读库”,好记好写,所以每天都被无数次@,遮蔽了许多有效信息,很烦心;三、一个好的品牌一定是骄傲的,一个好的品牌,它的用户也一定是骄傲的,他不屑于占这种小便宜,你也不能用一些小利益来诱使大家做这种小动作。


照你这么说,世界上所有卖彩票的都该关门。朋友说。


我反思自己说出来的那三条,其实也有反面的理由:一、任何动作,都有无效的成分在,一次推广带来一万个无效用户,和六个有效用户,你是在乎那一万个,还是那六个?二、所有的信息传播都是一种打扰,就看接收者的态度了;三、骄傲不是端起架子秀清高,许多时候,不过是一种游戏。


朋友问,读库的用户群是什么样子的。


我确实没有做过精细的统计和数据挖掘,只是笼统称为“这年头还愿意花钱买书、还愿意花时间看书的人”。肯定是各种行业、各种地域、各种身份的人都有。读书这件事儿,应该是跨越这些外在特征的。


你的用户中那些没多少钱的学生,他们也许喜欢这种抽奖呢。朋友说。


我觉得学生的时间更宝贵,更不能用很多的时间来换取概率很小的东西。我说,心里却想起比尔·盖茨的笑话。有人说,一张百元美钞掉在比尔·盖茨的脚下,他不会弯腰去捡。因为弯腰捡钱这个动作需要耗时两秒钟,而比尔·盖茨两秒能挣好几千美元——并非所有人都是比尔·盖茨啊,更多的只是谋生活的普通人。


像这种朋友间的闲聊,是没有结果的。我们最终谁也没有说服谁,但为自己开阔了另一种思路,并非自己才是正确的,并非只有这样做才是正确的。或者说,谁也没有说服体内的另一部分自己,但至少发现了另一部分的存在。知道了应该有所坚持,也可以有所变通。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理由,也对别人为什么那样做报以理解。相信自己此时这样是对的,也不排除到彼时是另一副样子。


现在回想,之所以有这种争论,也许是因为我的态度,说到自己是怎么做的时候,流露出的自信口吻,似乎不这么做就是很没品的事儿。唉,缪哲老师在《钓客清话》“译者序”里说:品行的大忌,是自以为这品行惟独自己有。


我们都视信息自然、自由的流动为最理想境地。可与你相反的意见和做法,不也是自然、自由流动的信息的一部分吗?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