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

发布日期:2013-12-17 00:00

我们的Notebook系列(被大家称作NB、笔记本、笔记书的便是),从2007年开始鼓捣,迄今已有七年。从2009年开始,每年推出八款,到2013年的八款,共出了四十四种。乖乖隆的冬。


其实前两年就一直谋划着缩减规模呢,因为现在大家用笔写字的时候越来越少,原来习惯做的日记,转移到了微博、微信或电子记事本上;原来喜欢做的笔记,也被轻而易举的复制粘贴功能取代,如今连复制粘贴都免了,想查的时候直接上网去搜。对于大多数同学来说,难得写满一个本子。而对于小部分同学来说,他们对我们的本子也采取囊括战略,出得太多,会让他们越追越吃力,所以就一直想把每年的品种降到六种或四种。


唉……今年又没忍住,推出了八种(事实上是鼓捣出十种,另两款暂存仓库,明年再放出来)。裁减的难题留给以后吧。


舍不得裁减,是因为这些选题和材料都很可爱,让人难以割舍。放弃某个题材,感觉就要出人命似的。


关于Notebook的内容,大家给我们推荐的选题越来越多,我们寻觅到的选题越来越多,愿意授权给我们的选题越来越多,感觉应出而未出的选题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还想做到压缩裁减,确实有些难度。


那么,这些Notebook的选题方向是什么呢?一言以蔽之,小品。


虽然作者都是大师级人物,但我们编纂本子,并没有贪大求全之心,选的题目都很轻巧,多是大师们的闲适小品,或手稿草稿,甚至边角余料,与其煌煌巨构的全集、选集有明显分野,一为“一斑”,一为“全豹”。像任率英先生的工笔仕女年画,王叔晖先生几个版本的《西厢记》,我们尽量找到画家创作时的手稿,让大家了解其脉络;沈尧伊先生的那本《写生》,就是他日常直接画在地铁月票上的草稿,已经做出还没推出的吴冠中先生《云南行》,也就是他1978年到云南采风时的速写手册,相信大家看到这些手迹,也会有写写画画的冲动;对于著述丰富的画家,我们则是选取某个角度而不求全貌,丁聪先生作画无数,我们只选他为老舍几部小说画的插图,卢沉、周思聪伉俪的画,我们选的是那些醉态可掬的饮酒图,和超凡远尘的墨荷。


这些都是说起来大家基本都知道的人物,我们的NB还有个企图,就是让大家能够发现并领略那些“提起来你也许不知道的大师”。我们努力挖掘了一些淡出公众视野的寂寞高手,如庞薰琹先生的《工艺美术集》,孙宗慰先生的西域风情画,谢友苏先生的江南市井图。还有一些传统绘画题材之外的选题,如过云楼藏书《锦绣万花谷》选页,白谦慎先生的簪花小楷,以及今年推出的梁思成先生中国古代建筑制图。希望大家在信手翻阅这些题材时,可以开阔一下艺术审美的宽度。


内容是小品,我们在编排印制时,也希望把它做成小品。与那些珍而重之摆进书架的精装函封大全集不同,这些本子都是百多页的篇幅,三五十幅作品,轻巧便携。美不仅是高头讲章束之高阁,也应该亲近可感,渗透到生活的各个细节中,就像从前的生活用具,暖水瓶上是齐白石的虾,铅笔盒上是李可染的牧童。我一度担心这些作品被做成本子,旁边被人写写画画,岂非对大师不敬,但他们或他们的家属后人都很乐于这样的出版形态。我们的授权要求,基本没有被拒绝过。


又有同学插话来问,既然你想做得轻巧,为什么又做成了精装呢?官人有所不知,无论是书,还是本,最好能够不跟人的手较劲,可以平整摊开,不用费力掰扯。要想达到这个要求,精装是最好的选择。另一个考虑是,许多人是外出时使用NB,有精装外封,便可托可垫。享受这方面的方便,就要忍受这方面的不足。


选题是小品,制作成小品,也希望大家将其视为小品。无需贪大求全,选择自己喜欢或朋友喜欢的采购;也无需入库珍藏,随手随身,像本子里的大师那样,捕捉素材,捕捉感受,捕捉构思,最好把它用到伤痕累累,让它真正成为“我的本子”。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