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一吟:再版前言

发布日期:2014-11-12 05:00

《护生画集》是父亲重要的代表作。这部画集一共有六册,从开始作画到全部完成,长达四十五年。

父亲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的图画音乐老师李叔同,是他一生最崇拜的人。一九一八年,李叔同削发为僧,成了弘一大师。这对我父亲丰子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一九二七年农历九月二十六日,他终于皈依弘一大师,成为三宝弟子。

为了祝贺弘一大师五十岁的生日,我父亲于一九二八年与大师合作,由大师题字,他作画,完成了第一册《护生画集》字画各五十幅,于一九二九年由上海开明书店和佛学书局等出版处发行。

一九四〇年,又出版了《护生画续集》字画各六十幅。这是祝贺弘一大师六十岁生日的。

后来弘一大师从泉州来信说:“朽人七十岁时,请仁者作护生画第三集,共七十幅;八十岁时,作第四集,共八十幅;九十岁时,作第五集,共九十幅;百岁时,作第六集,共百幅。护生画功德于此圆满。”时值抗日战争时期,父亲觉得自己正流亡逃命,生死未卜,受大师这份嘱托,异常惶恐,心里不禁想:即使在太平盛世,到法师一百岁时,自己应当是八十二岁了。岂敢盼望这样的长寿呢?但师命焉敢不从。于是复信说:“世寿所许,定当遵嘱。”

弘一大师于一九四二年圆寂。那时我们全家都在大后方。抗战胜利后,我们回到江南。一九四八年,父亲带了我南游。到厦门时,专赴泉州拜谒弘一大师圆寂处。有位居士拿出一封信来给我父亲看,是当年父亲写给弘一大师,而弘一大师转送给他的。上面写着:“世寿所许,定当遵嘱。”赫然是自己亲笔所书的誓愿!屈指一算,大师七十岁阴寿在即。于是埋头作画,画成了《护生画三集》共七十幅。前两集是弘一大师写的字,这第三集请谁写呢?有人建议请书法家叶恭绰写。当时叶恭绰先生住在香港,父亲去信请托,他一口答应。上海解放前,父亲只身赴港,等叶恭绰先生写毕,带着原稿赶回上海迎接解放,把《护生画三集》交大法轮书局于一九五〇年出版。

一九四八年在厦门时,我们曾遇到从新加坡来的广洽法师。广洽法师从一九三一年通过弘一大师介绍就和我父亲相识,通信十七年,竟在厦门巧遇。父亲对广洽法师说:十年以后当再作护生画第四集八十幅,恐人生无常,今后当随时选材作画,陆续寄往新加坡,请广洽法师代为保存。因此,第四集是一九六〇年在新加坡出版的。文字是朱幼兰居士(后来为上海佛教协会副会长)所写。

第五集理应在一九七〇年完成。我父亲似乎有预感,知道一九六六年将有一场浩劫,竟提早在一九六五年完成了九十幅,请在北京工作的厦门书法家虞愚题字,寄给广洽法师,在新加坡出版。

最后一集应在一九八〇年完成。可是父亲由于在浩劫中遭害,郁悒致癌,于一九七五年离世。弘一大师似乎在冥冥之中提示他的学生,父亲竟在一九七三年悄悄地提前七年完成了一百幅,结束了这套画集的全部创作工作。以前曾对先师许下诺言:“世寿所许,定当遵嘱。”而今世寿不许,竟也实践了诺言。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朱幼兰居士甘冒风险为第六集题了字。

一九七八年父亲逝世三周年之际,广洽法师来到上海致祭,带回了这第六集原稿。《护生画集》一至六册全套(字画各四百五十幅)于一九七九年十月由广洽法师在新加坡出版。全世界纷纷翻印出版,其印数之多,无法计算。赵朴初老居士高度评价《护生画集》,称之为“近代佛教艺术的佳构”。

《护生画集》的文字,除了采用古文、古诗词中句子以及弘一大师所撰的诗文之外,其余为画者所作,笔名有:子恺、婴行、学童、智顗、缘缘堂主(人)等,以及借用日本古典长篇小说《源氏物语》中主人公名,如玉鬘、藤壶、冷泉、胧月夜、小君、光源、五节、夕雾、惟光、红梅、阿阇梨、薰君、花散里、桐壶、明石、轩端荻、云居雁、夕颜、葵姬、秋好居士、朱雀、浮舟、落叶等。

这套画集的原稿原先全部保存在新加坡,一九八五年广洽法师回中国来参加我父亲逝世十周年纪念活动时将其带回,无偿捐赠给了杭州的浙江省博物馆。其实当时有不少地方(美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都要向他以高价购买这套画集原稿,但热爱祖国的广洽法师一心物归原主,把原稿送到中国来。

此次读库团队依据六集新加坡版,对图片进行了全新修复,予以再版。他们还对文字做了精心校订,以简体中文另排为一册“释文”,以方便广大读者阅读理解。希望他们的工作能够为这部作品增色。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