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刻经处

发布日期:2014-11-12 08:00

初春的南京之旅,有一个早就明确下来的行程:拜谒金陵刻经处。

我是从纪录片《敦煌》中得知这一宝地的。片中是借以展示雕版印刷之细节,对于我这个纸制品迷恋者来说,不由得不动心。到南京后,急忙求优质地陪张远帆老师安排。次日,他探听消息归来,说那里不对外开放,归佛教协会管,他正在想办法。

经过他的一番撮合,终于成行。

听说有这等事,好几个南京朋友也加入进来。3月18日下午,大家分乘车辆,来到一处所在——为写这篇文章,我查了一下,才知道这里是淮海路35号。

负责接待我们的于老师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五十多年。他先带我们去看了陈列室。金陵刻经处始建于同治年间,创办人是杨仁山居士。陈列室的后面,是为金陵刻经处倾尽财力、又把自己的住宅并宅基无偿捐出的杨先生的墓塔,可谓享尽哀荣。于老师对我们说,文革期间由于周恩来的关照,这里基本未遭破坏。

我问于老师,一块雕版需要刻多长时间。他说,一个多月吧。

然后于老师为我们打开一座二层小楼的门。这里藏的是金陵刻经处百余年来的雕版,计十三万块。

我第一个走进去,顿时凝神屏息。一排排高大的架子类似书架,一层层的各有编目,再被隔成两三厘米宽的格子,里面竖放着一块块雕版。我双手捧起一块,看木版的纹理,看上面一个个的宋体字。

这些印刷用的雕版,如果一个人来刻,需要一万一千年。

大家再静静地退出。于老师说,这里不允许拍照。他又说,有人是用相机拍照,有人是用心来记住。

我们进到这里,压根没有想起要摆弄相机。

然后是收藏版雕佛像的陈列室。里面有若干雕版,以及用这些雕版印出的佛像,大多一米见方,铁钩银线。于老师说,如今有寺院新塑了佛像,就会来请我们的佛像做参照,对比一下什么叫宝相庄严,什么叫慈眉善目。这里的《灵山法会》被誉为神品,但我看到那幅《慈悲观音像》,几乎就有了膜拜之心。再仔细看每一根线条,眼睛发热,浑身微抖。有同伴问于老师,这样的佛像雕版,每幅需要刻多长时间。他回答,有的要刻一辈子。

又去看了印刷和装订的工房。正在工作的师傅没人看我们。

于老师说,这里的印刷师傅多是年纪轻轻就来做学徒,然后在这里做到老。没人要离开。

在去工房的途中,我问于老师,人们都知道活字印刷相比雕版印刷有许多好处,但后者肯定不是全无是处。据您看来,雕版印刷有什么优势。于老师笑着说,这个问题他从未想过。

出了金陵刻经处,我坐在朋友车上,呆了许久。

次日,我查到杨仁山先生的一番话:“鄙人志愿,亟望金陵刻经处刻成全藏,务使校对刷印,均极精审,庶不致贻误学者。至他处所刻未精之本,听其自行流通,本处概不与之合并成书。”

想到问于老师的这个问题,似乎隐约有了答案。雕版与活字,只是技术手段而已,问题是,你要印的是什么,有没有一字不能易的底气;有没有传之千万世的价值。若有,雕版肯定比活字更合适。

身为编辑,倘若这一生能编出一本值得做成雕版的书,才是“虽南面王而不易也”。

编辑手记

六个赞推荐